霜阿姨_Mr. Frost

沉迷于Wendigo小可爱无法自拔

【拔杯】Difficult to Avoid 情难自持

// 之前说过在AO3发了一篇英文的。链接这里

// 翻译好了,翻译自己的文感觉微妙。其实是一边翻译一边修改了不少。

// 久等ww

概括:

Will:“如果你有机会的话,你想怎么杀我?”

是个甜饼相信我】


Will晃了晃玻璃杯里香槟色的液体,听着冰块碰撞出的轻响,透过弧形杯壁看着另一边有些扭曲的Hannibal。后者拿着报纸。最近他们精心布置过的尸体只受到了当地警方的关注,还没有立刻动身下一站的必要。

Will抿了一口,接着又玩起手里的玻璃杯。Hannibal说那叫江户切子,细腻的日本匠人手艺,雕花不同寻常的通透,酒液和光线在刻痕处交汇。Hannibal从他们逃亡时路过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铺子收来了这个。

Will调整了一下姿势。“如果你有机会的话,你想怎么杀我?” 

Will把杯子举起看着阳光包裹着杯沿,又把视线转向在书桌后端坐的那位。Hannibal放下了报纸,回应Will的视线。Will从他的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,Hannibal也许不会回答他的问题,一个和这个安静的下午格格不入的问题。但Will还是抬头看着他,这种问题的答案太过诱人。

他们的对视持续了比Will想象中更长的时间,Hannibal视线在Will两只青绿色的眼睛中徘徊,思考着对方是不是真的想要一个答案。

“我该如何理解你突如其来的好奇心?”

打破沉默的问句不无道理。当几年前Will看清了他,那时的Hannibal等候过这个问题。当Hannibal向Will提出了类似的疑问,并且目睹了Will将蜕变后第一位受害者想象成他后具有的美感和杀伤力,他等候过这个问题。一年前他们让红龙的赤翼凋零,在他们向对方诠释了残忍的美学之后,他等候过这个问题。现在……

“突如其来的好奇心而已。”Will重复了Hannibal问题的后半句作为回答。Hannibal的目光没有变化。这个答案牵强至极,但对Hannibal来说,Will的问题他等候了太久,久到他无意认真过问来源。

Will往杯口看了一眼,又把视线转回去,他现在能看到答案在Hannibal舌尖旋转。

“我会让你窒息而死。”Hannibal停顿了一下,他的眼神不再专注于Will身上,而是似乎凝视着脑海里某个角落。Will在等他的下文。“用我的双手。” 

Will扬了扬眉毛,又抿了一口酒液,显然读出了没有说明的那一层。

我无法忍受任何绳索在你脖颈上留下印记。

Hannibal早就在脑海中构造好这样的画面,他现在正沉浸其中,他的视线在Will身上闪烁,试着掩盖他的分心。而Will并不在意:“也许你可以试着给我创造一点画面感。” 

然后又是一段空白,Will甚至觉得Hannibal已经被他的脑海淹没,没有听见他的要求。

“我会把手掌环绕在你的脖子上,”Hannibal的目光停留在Will头顶上方某处,“手心贴着跳动的脉搏。感受到因为施压越来越明显的脉搏,又在缺氧之后渐渐舒缓停止。你不会立刻死去,漫长的痛苦会从你喉间挤出抽泣,也许你会挣扎,但你依旧会透过我看到你自己模糊的意识。看到你眼中的生命最终暗淡。”

Hannibal慢悠悠地说着,言语随着想象中环绕他爱人脖颈的手,在Will脑海中编织出一个充满冲击力的画面。Will低着头,盯着玻璃杯边沿碰撞过的光线。爱慕在Hannibal话语中流转奔腾,Will一时间有些晕头转向,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缓解其实并不存在的紧绷感。当他们的目光最终交汇,那是两个连环杀手间的倾慕交织成的张力。

Will又从玻璃杯里抿了一口,透过繁复雕花交错的光线凝视对面书桌后的Hannibal,然后他把酒杯放在一旁的矮桌上,在沙发上坐直了身体。

“你想试一试吗?”

Hannibal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,显然又一次为面前褐发碧眼的侧写师出乎意料的话语震惊。他深红色的眼睛在对面那抹翡翠色中间找寻着代表着玩笑的狡黠,但他没有,那片深绿宛如止水,还剩期待创造的一点波动。

“那会相当危险。”Hannibal最后说。

几个字中的迫不及待和犹豫让Will挑了挑眉。“毋庸置疑。” 他说,然后Will在Hannibal的注视下倾斜身体躺倒在沙发上。他放松地让后背陷入柔软的织物,十指交握搭在肚子上,双腿在垫子上舒展。头往后仰,让脖颈的曲线暴露在刚才浸洗玻璃杯雕花的阳光下,Will能感受到Hannibal的视线胶着在他每次吞咽时喉结的滚动上。

“你有可能会窒息而死。” Hannibal几乎就要起身冲向沙发,但他稳住了自己。

“如果你想的话。”

Hannibal依旧没有动,这种从见到那位美丽的共情者第一天起就有的冲动突然被挑起,本不该有犹豫。但他们从互相撕咬到珍惜的转变,让他担心自己真的失控。

Will转向Hannibal,看进红棕色眼瞳中的担忧:“你问过我同样的问题,几天后我杀了你派来的偷袭者作为回答。” Will头转动的角度让光阴在他颈部流动,“你需要发泄,但你无法将你其他的受害者想象成我。”

“你不可比拟。”Hannibal接话,然后他迎着Will的目光走向沙发。Will的视线随着Hannibal运动,在感受到腰旁边织物的凹陷时给他让出了一点位置。Hannibal伸出手托住Will的脸颊,用手指轻轻磨蹭着上面的胡渣,凝视了一会儿手掌根部接触到的那一小块温暖的颈部皮肤,视线上移,对上湖绿中荡漾的安心和信任。Will挪动头部,让胡须摩挲Hannibal的手心,低声说:“你的自控力从不让我失望。”

Hannibal的眉头在这句低语后舒展,他把双手下移,手掌贴在两侧动脉的位置,就只是放在那里就能感觉到Will快于平时的心跳。他把虎口卡在喉结和下巴之间的凹陷,在这个位置施力不会造成多么难受的压迫感。

但Will显然意识到了这点,他握住Hannibal的两只手继续向下拖,最终停留在喉结下方,拍了拍Hannibal有些细纹的手背,然后让双手落回身体两侧。

Hannibal用拇指在那块皮肤上滑动,看着自己手边的阴影和脖颈的线条融合在一起。他让指腹渐渐陷入Will颈部两侧的皮肉,感叹于柔软的触感,慢慢收紧了手指,享受着Will的脉搏在他指根处亲吻。Hannibal如他所言没有完全切断他的呼吸,他仁慈地留给这位心爱的受害者感受空气的余地,但只够稍稍滋润干瘪的肺泡。

粗重的吸气勉强让自己保持清醒,呼出的气流在形变的喉咙深处摩擦出抽泣一般的短音,Will抓挠着身下的布料,尽力把力气用在呼吸而不是挣扎。

Hannibal的目光可以说是严肃庄重,又有爱怜从眼眸深处倾泻而出。他的视线在自己的手和Will的表情徘徊,手中的肌肉因为强烈但回报微弱的呼吸收缩,脉搏颤抖。他陶醉于Will脖颈温软的触感,以及身下棕发爱人生命的流逝,多么生动。最终紫红色的勒痕会在Will了无生息的美丽躯体上永存,带着Hannibal的印记,只要……

Will失神的双目盯着天花板,绿色的海水仿佛凝结成松散的粉末消逝殆尽。他试着不去挣扎,但模糊的意识最终无法约束本能。Hannibal用身体压制住Will无意识的反抗,在最后切断了他所有的空气补给,并且用嘴将他的最后吸入的一口气封在唇间。Will缺氧麻木的嘴唇几乎感受不到那个掠夺空气的亲吻,直到Hannibal在最后的瞬间松开了手。

急促响亮的深呼吸和不断的咳嗽让Will在沙发的软垫上扭曲着缩成一团。当终于恢复了说话的能力,他看向Hannibal用断续的气声说:“那个吻也算在内?”

后者弯腰靠近,深红在恢复活力的湖绿中找到自己的位置。Hannibal伸手抚摸着Will钝痛的脖颈,在那里已经泛出的粉红瘀斑上布下几个轻柔的吻。

“难以抑制。”


//啊我心爱的掐脖子梗【捂心口】


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49 )

© 霜阿姨_Mr. Fros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