霜阿姨_Mr. Frost

沉迷于Wendigo小可爱无法自拔

【拔杯】噩梦

Hannibal把手搭在Will头上,手腕抵着他的脖子。Hannibal仰躺在床上,背后靠着一个很大的软垫,Will头靠在他胸口,已经睡着了,柔软的卷毛肆意支棱着。

其实Will一开始很拒绝睡在Hannibal旁边,这让他像一个噩梦之后寻求父母帮助的小孩。最终Hannibal把他的头按在自己胸口:“你需要休息。”。这更像是一句命令。

这话是对的, 在和梦魇的斗争中Will已经消耗了不少体力,虽然更难受的其实是Hannibal。

巨大而且锋利的鹿角不断地从雄鹿体内钻出,不只是头顶那个理应长角的位置,鹿角穿刺雄鹿几乎每一块皮肤,先是血液不断地喷涌,然后狰狞的枝状鹿角就这么带着血液,撕裂的皮肤和肉沫成为雄鹿的一部分。但那头鹿似乎毫无感觉,用它空洞的双眼看着Will。

睡在隔壁房间的Hannibal听到Will那里的响动,整理好了睡袍去查看。

“不...别看着我...快走...” Will在被子里扭动着, 皱着眉头,能看见的皮肤都被一层发亮的汗水覆盖。Hannibal走过去,坐在床边,凝视了一会儿似乎在犹豫该不该帮他,然后把Will的手从被子里拽出来。不知道Will梦到了什么,在碰到Hannibal粗糙的手掌的一瞬间,Will攥住了它,力气大到几乎要拧碎Hannibal的手骨,或是划破他的皮肤。

那些鹿角还在变长,带着斑驳的血痕还有碎肉,很快就要扎到自己。那头巨鹿本来就近在咫尺,而Will发现自己无法后退。当一根鹿角快要戳到自己的眼眶,他只能用力攥住它,试图将它远离自己的脸。那根被Will攥住的鹿角却变得柔软,然后缠住了Will的手腕,把他往那头鹿那里拉扯。Will无法挣脱,但当他的手被带领着贴上那头雄鹿的脖子,感受到那沉稳脉搏的一瞬间,他突然安静了下来。睁开了眼睛。

Will还看不太清,他能感受到自己睁着眼,但这一切似乎依然在梦中。也许是因为Hannibal家里的窗帘永远是厚重不透光的深色,搭配的各个房间略有出入的色系。但手心的脉搏却是他现在最能真实感受的东西,节奏不快,平和温柔。

几乎是无意识的,Will把另一只手放在另一边,两边手掌感受着同样的脉搏,然后他把手圈成一个圈,渐渐收紧。他想象着面前这个有着温暖心跳的人会有什么样的挣扎,什么样的喘息,最后当这一切都停止的时候,又会有什么样的安逸面庞。这是他从未思考过的,这应该是在杀手动手前的令人情不自禁兴奋不已的想法。这是他吗,还是他的共情给他带来的影射。现在他混沌的大脑无法思考那么多,但这个想法确实让他兴奋。他的手还在加大力度。

但那个人没有反抗。

这不对,没有反抗就没有乐趣。他应该反抗的。他应该试图叫喊,或是咳嗽,捶打我,或者挠我的手。他没有。这不对。

终于,Will松了手,像放弃了一个不会挣扎玩具,颓然坐在旁边揉着眼睛,依旧不太确定自己是梦是醒。直到他突然清醒,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罪恶的时候,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说:“你想告诉我刚才你在想什么吗?” Hannibal伸手打开了床头灯。

“什么?Hannibal你怎么会……你的脖子怎么了?” Will说出这句话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“天啊我…对不起…我…你还好吗。”

一圈青色围绕着Hannibal的脖子,他清了清嗓子,体验过窒息之后的嗓子发不出原本温和的声音:“我比较想问你这个问题。但等你真的睡醒了再问比较好。” Hannibal提起睡袍的下摆,躺到这张床的另一边:“现在,睡觉。”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5 )

© 霜阿姨_Mr. Frost | Powered by LOFTER